站内搜索

不怕风险  扎实做好救助工作
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

大家好,我叫刘德兵,来自区委社会工委区民政局救助管理站,今天很荣幸能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抗疫故事。     

疫情袭来,一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战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,更牵动着民政救助人的心,在全民都在响应“不出门,勤洗手,戴口罩”的号召,然而处在弱势群体的流浪乞讨人员却恰恰相反,由于社区和宾馆管控严格,他们充分的暴露在街头,更没有条件进行个人防护,因为他们流动性大,平时习惯自在的生活,不大愿意接受政府救助,在这非常时期,他们不应该成为疫情防控的盲点,疫情爆发后,救助站全体工作人员立即从春节值班转到了疫情防控阻击战中,全员在岗在位,以身作则,接受考验。我作为一名党员,又是支部委员,此时更应冲在一线。

也许有人会问,救助站有那么忙那么危险吗?答案是有。按照2月8日原区委卢书记关于“加强流浪乞讨人员管理,不能露宿街头、一律集中隔离观察救助”的指示精神,要实现我区流浪乞讨人员和街头露宿人员做到“全覆盖、无死角、动态清零”。西城区救助站连夜制定方案,紧急抽出15名工作人员,又临时聘用20名保安人员,依托区建立的第二医学观察点,和区救助管理工作联席会成员,在七天酒店开始运作流浪乞讨人员隔离观察救助点,合力开展流浪乞讨人员保护性集中救助工作。

救助站设置了隔离点24小时双值班制度,实行近两个月以来无间歇的轮转。我负责站内的24小时值班值守,不但要完成受助人员的接收和转运工作,下班后还要进行站内事务的协调,防控信息收集报送以及隔离点的物资补充,整整两个月没有回过家。

2月10号的正值疫情严重的时候,中午我正在值班,属地派出所送来一名东北籍男子,此人50多岁,名叫代铁忠,面目消瘦,不停的咳嗽,踉踉跄跄无法行走。一量体温,38度3,当时脑子嗡的一下。立即报告主管领导和站长,按照流程此人应该送到发烧门诊进行核酸检测。当时我确实有点紧张了,站长亲自给我穿上防护隔离服,我开玩笑的说:“吴站,万一是我真中招了,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家里哈”。吴站半天才说了句:“早去早回,注意安全”。其实后来才知道,他也非常担心,事后汇报的时候,每每说到这里,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眼泪直打转。

就这样,我和张春林同志,跟着120救护车,将代铁忠送到友谊医院发烧门诊进行排查。没有人手,我们自己用轮椅将他推到门诊进行CT和核酸试子检查,等待结果是漫长的,由于穿着防护服,我们不能喝水,不能上厕所,只能呆在车里,直到晚上九点多,结果出来了,此人排除了新冠肺炎,但是确诊为双肺结核,且在传染期内,友谊医院无法收治。我们想都没有想带着他前往通州胸科医院,对方表示床位已经满收不了。我们又辗转到北京佑安医院,也表示疫情期间不能收治。最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我们又冒着小雪,驱车50多公里,赶到了北京市海淀老年医院,说实话那个时候所有的医院都不愿收治这么一个传染病患者,在一番软磨硬泡下,医院最终同意了接收,我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感觉豁然开朗,由于受助人员无法自己行走,我推着他做进一步的入院检查,虚弱的他不停的咳痰,有时直接咳在口罩里,我当时早已忘却危险,零距离为他擦拭,楼上楼下来回的穿梭,终于办完了入院手续,最后将他推进了结核区传染病房,这防护服里早已湿透。病房里只有一名护士值班,黑漆漆,静悄悄,护士提醒我们做好防护,病区里全是结核患者,安置在病房后,又临时为他请了护工,做了交待,这才放心的离开,回到站里已经凌晨三点了,后来代铁忠在医院住了41天,费用5万多元,全部由政府兜底,最后痊愈返回到家中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隔离点运作的2个月里,我们克服种种困难,顺利完成隔离并救助121人,全体工作人员和受助人员没有出现一例疑似病例,较好的完成了疫情爆发期间我区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工作。

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总会有人负重前行,冬季疫情防控战已经打响,我想告诉大家,我和我亲爱的同事已经准备好再次出发,一直会把最后底线紧紧托住,把受助人员当成家人,为我区疫情防控工作默默贡献着自己的力量,谢谢大家。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区委社会工委区民政局  刘德兵)


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办公室主办  北京市西城区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  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各相关部门协办  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19014909号-1    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 : admin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