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
 意志坚定斗顽敌


发布时间:2015-08-29

  
  我的岳父崔仲义老家在平谷,他于1945年被鬼子兵捉去,经历了几个月的牢狱生活,直到日本投降。换句话说,就是他坚持狱中的斗争,直到把日本鬼子的牢底坐穿。
  1945年5月初的一个上午,党的中心支部书记马一品(平谷县第一任县长)到靠山集上营村召开党员会议,讨论发展党员问题,确定发展某人为共产党员,并将一张空白的《入党志愿书》交我岳父(时任党支部组织委员)负责填写。我岳父将《志愿书》放在单衣口袋里,借了一头驴,连同自己家的那头驴,准备到水厂将放在自己舅父家的柴火拉回来。途中正好遇到从兴隆、茅山来的鬼子兵和从满洲国来的伪军大扫荡的部队。岳父想起放在口袋里的那张《志愿书》,便打算拿出来放到嘴里吞掉,可是被鬼子兵抢去了。于是岳父被鬼子兵用绳子五花大绑捆起来,先押到彰作,后到中心村。在此前后鬼子兵又抓了两人。他们绑着被抓的三个人回到茅山据点,分别关在三间牢房里。
  第二天进行审讯,岳父事前编好了口供应对审讯。问到身份,就说是长工;问去干什么,就说给地主到水厂运柴火。但是鬼子不信,凭借那份《志愿书》,认定岳父是共产党。岳父决心按照党的教导,以宁死不屈的精神与鬼子周旋到底。鬼子非常愤怒,将岳父绑在长板凳上灌凉水、辣椒水,还让他趴在地上,拿棍子打。在茅山折腾了七天,岳父被整得至少昏过去四、五次。
  之后,岳父被日本鬼子武装押送到兴隆县日本宪兵队,关进牢房。牢房里已经关着五个人,包括三岔口村党的区长李兴华、区小队队长和支持八路军的开明人士等。牢房里的政治空气比较好,狱友互相鼓励,互相叮嘱:共产党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暴露共产党的党、政、军的真实情况。
  在宪兵队里,鬼子对岳父审讯了数十次,使用了各种酷刑,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。岳父把那两头驴说成自己一头,借了一头;空白的《入党志愿书》说成是通过卡子用的通行证。
  后来,鬼子改用软的办法对待岳父。让他吃比较高档的饭食,告诉他只要说实话,就获释,只要为皇军办事,就有官做。岳父坚持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。当鬼子问到那张《入党志愿书》时,便说那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给的;问到八路军的行动、粮食、服装时,一口咬定不知道。
  一个月后,鬼子又用汽车把岳父送到热河省承德的日本高等政治犯监狱。那里关押的都是所谓共产党政治犯,有党的地、县、区、村各级的党、政、军干部。一间牢房里关10人左右。吃的是红高粱米,每顿给茶杯大小的一碗饭,喝的是盐水汤。牢房里放一个大木桶,大小便都在那个桶里,每天由犯人自己抬出去倒掉。犯人每天上午可以在筑有高墙、拉着电网的院子里放放风。
  岳父在承德又被监禁了一个多月,被连续审讯八次。狱中主持审讯的是鬼子在热河省设立的高等法院的法官。监狱距离法院4公里,每次提审时,岳父的脚脖子都被8公斤重的脚镣磨得鲜血直流。鬼子每次提审10人左右,他们用绳子把被提审的人拴成一串,两边有日本兵押送。审讯中遇到说不承认时,就打耳光子、搧嘴巴子,或者让人趴在地上不许动。岳父依然只承认是长工,是地主让牵着驴去水厂驮柴火的。
  1945年7月,狱中有的同志通过托人送饭、送物品等方法,得到了鬼子要投降的消息。消息传开以后,狱中同志无不欢欣鼓舞、万分振奋。有的同志唱起了共产党歌曲,有的高喊“共产党万岁!”“毛主席万岁!”等口号。在这良好的政治氛围鼓舞下,岳父开始装病,抵制到法院过堂审讯。到旧历7月下旬,据说通过党的秘密活动,做通了上层管理人员的工作,狱中的生活条件得以改善,犯人们免除被活埋的命运。
  8月15日,日本宣布投降后,苏联红军和八路军13团砸开监狱大门,将在押犯全部放出来。这些将鬼子牢底坐穿的人们获得了自由。
  岳父回到上营村以后,经过党支部的询问和审查,认为他没有暴露身份和有关情况。村里报告了区政府,区里认定岳父是好党员,于是同意他继续过党的生活,并恢复党的支部委员和村公所的各项职务。
  岳父于去年去世,享年90岁。值此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,写此文既是控诉日本鬼子迫害抗日军民的暴行,也是寄托对岳父的怀念。(刘闯)

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办公室主办  北京市西城区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  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各相关部门协办  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19014909号-1    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 : admin@bjxch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