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
梅馆云端展|手舞艺术——梅派兰花指摄影展



222.png

2020年2月份以来,我馆推出的抗疫时期线上学术专栏“梅学前沿”,已达19期之多,得到专家学者和戏曲艺术爱好者的好评。“五一”假期和“5.18”国际博物馆日来临之际,为进一步满足公众“足不出户看展览”的文化需求,我馆新开辟“梅馆云端展”栏目,将馆内精品展览从线下送到线上,在微信公众号平台和官方网站上作回溯,利用手机更为方便生动地呈现在观众面前,弥补不能身临其境的遗憾。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样的展览模式,通过这样的方式汲取到文化营养,也更加期盼在疫情过后,您能够来到梅兰芳纪念馆,亲临大师故居,感受其独特的文化氛围和文化魅力。

俄罗斯绘画大师列宾曾说:“手是人的第二张面孔。”梅兰芳的手势艺术在历次访日、访美、访苏中得到众多专家的高度赞誉。梅派艺术的核心魅力是“美”,特别是戏曲手势在人心中“情思起伏, 波澜变化,仪态万千”。他在戏曲旦角手势上的继承与革新,延伸了旦角表演的内涵和外延,一指一尖处倾泻出优雅、端庄的艺术风姿,成为中国戏曲表演美学的宝贵财富,彰显了中国美学的自然之美、中和之美、虚拟之美。

在多年的学习和演出实践中,梅兰芳逐渐积累了丰富的表演手势。1935 年为了访苏的戏曲传播, 梅兰芳的智囊团成员之一齐如山从众多的手势中提炼出53 式兰花指造型,留下图文对照的珍贵原始资料,并为每个手势起了极富诗意与中国美感的名称,如“雨润、吐蕊、承露、挥芬、并蒂”等。这组照片终于使国内外观众、戏剧爱好者与研究者们破解了“梅兰芳的手”。但是由于时间久远, 很多图片已经模糊不清。梅兰芳纪念馆从传承与弘扬中华文化的高度,重新挖掘和梳理梅派精美的手势艺术,将我馆研究人员俞丽伟博士创作的梅派手势摄影作品整理展出,同时对梅派手势的来源做简要说明,力求展现梅派手势神韵,为戏曲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提供清晰优美的文献资料。该展览作品2018年获教育部主办的全国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艺术作品(摄影类)一等奖。

梅兰芳手势得到中国学界梳理是在1935年,北平国剧学会出版了戏曲文学作家、京剧评论家齐如山所著的《梅兰芳艺术一斑》,“此书专为梅兰芳往欧洲演戏,对外宣传之用”。书中将梅兰芳手势整理成53式,并拍成图片资料发表。齐如山在手势一章前言曰:“此章所列,仍为举例,若欲详尽,仍恐占篇幅太多也。”53式兰花指研究是探索梅兰芳手势艺术的关键环节,这本书只将图片、名称、剧名无序罗列,没有进一步探讨,因此在图片的基础上尚需对梅兰芳手势的分类、运用与革新进行深入研究。

戏曲各行当都有自己的程式化手势。按照齐如山先生的说法,“旦角之手原来总名‘兰花指’,以其姿势似兰花也,故所命之名亦一以兰花为依归。”以往青衣为示庄重而较少露出手来,京剧表演艺术家时小福、王瑶卿相继打破陈规,青衣手势表演上露手演绎。梅兰芳在原有戏曲旦角手势的基础上,从各方渊薮取材,如佛教造像手印、晋祠塑像、绘画作品、生活情态、自然万象等,再经过艰苦的手势训练和革新,创造出丰富精美的各类手势,其手势数量应远超过53式,每一种类下又分工精细。《梅兰芳艺术一斑》中的53式手势图片缺少明晰的分类和排列规则,各手势之间杂序罗列,本文以这些手势为研究样本,依据特征重新梳理,归纳如下:按照持物与否分为持物类和徒手类,持物类共有25种,细分为持大物和持细物 。

各手势“名称”是诗文雅化的表达,是齐如山和梅兰芳为京剧海外传播而起的充满诗意的名称。除名称命名雅化之外,梅兰芳手势精心而细微,对艺术之美孜孜以求,小到针线,大到长枪,均有不同手势。持物类包含的25种手势中,持大物2种,持细物23种。其中持细物类中的扇式就有9种之多,持扇、展扇、翻持扇、倒持扇等。与生活相关的各种物件也是在梅兰芳的手上形成不同的姿态,手拿珠串是持朝珠佛头式;针线纸信含持针线式、持信等四种,信与薄纸的指法各有不同;持盒盘有三种,同样是托盘式,《盗盒》红线托茶上场的托盘与《战蒲关》徐艳贞上场的托盘存在很大差异;提物、持花、持笔、持酒器均各有形态。

在七个子类中,表示情感的手势最丰富,多达11种之多。经过再次细分整理,涵盖了喜悦、赞美、惊讶、气愤、拒绝、惧怕、伤心、无可奈何八种情感。中外画家格外重视人物手与眼的绘画,此二处是极难描摹的,因为手眼都是传神传情之中心。19世纪法国著名画家德拉克洛瓦曾说:“画中人物的手应当像脸一样富有表情。”梅兰芳的贡献之一,即分外重视京剧表演艺术中旦角手势的情感表达,通过革新创造使这种情感表达达到极致。梅兰芳手势的八种情感已经超越人们常言的七情之说,不仅如此,表示赞美的避风、含香,表示惊讶的翻莲、双翘还存在细微差别,例如翻莲是大的惊讶,而双翘是小的惊讶,在《霸王别姬》虞姬闻楚歌后,即用到了翻莲和双翘,显示虞姬内心的挣扎与恐惧,在情感的演进中,“惊讶”手势也呈现了不同的姿态;方向类的手势有8种,仅指向自己的就有3种,此3种颇具趣味。蝶恣、笑日、露滋分别对应指自己、指头部、指面颊,分工精微,精雕细琢。其他还包括向外、向下、虚指;生活类旦角如何挽袖是招蝶、蒨蒨,如何叉腰是垂丝,也遵照生活与美的二元法则得到呈现;礼仪类表示尊长的是斗芳,表示敬意的是逗花,表示谦让的垂颖;表示数字、叙述和固定搭配同样各有相应的手势。

按照单手与双手分类,双手较少,只有9种。分别为持物类的散馥(持薄物式),徒手类的并蒂(拍手式)、双双(摆手式)、花态(搓手式)、含笑(搓手式)、招蝶(整袖式)、蒨蒨(整袖式)、斗芳(拱手式)、逗花(小拱手式)。其余44种均为单手手势。

中国戏曲的手势名称一般都以特征命名,如自指式、剑指式等。梅兰芳手势名称的革新之处是他与齐如山一同为53种手势命名了充满诗意与自然情怀的专称,并蒂、避风、含香、雨润、泛波、垂丝、斗芳、护蕊等,绝大部分与花、草、树等自然植物相关,包含自然万象的各种情态,天人合一,使手势美、表演美和名称美相得益彰。

梅兰芳特别注重从其他艺术门类中吸收营养,以实现手势美的视觉传播。他观察绘画、佛教造像手印,如古画《散花图》、洛阳的龙门石刻和太原的晋祠侍女塑像;他也观察花鸟鱼虫和人的日常生活,仿摹训练,去粗取精。梅兰芳对审美有严格要求,每一种手势都是经过反复训练。舞蹈家乌兰诺娃认真观察过梅兰芳日常的手,并无异样,之所以在舞台上熠熠生辉,她认为:“是勤学苦练的结果,外加惊人的天才和民族戏曲的悠久传统。”梅兰芳的手势经过观察、揣摩、学习、美化、练习、再练习、检验、修改、练习等艰苦的手势训练过程和艺术加工,才创造出美轮美奂的手势艺术。美国戏剧评论家斯达克·杨评价:“他那双遐迩闻名的手同普蒂彻利、西蒙?马蒂尼和其他十五世纪画家笔下的手奇妙地相似……而且受到中国演员的艺术规范和舞蹈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严格训练。”

梅兰芳的手势是中国京剧艺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53种手势在剧目中的运用依赖于梅兰芳对手势语言的极大开发和创造。一位艺术家能够将艺术与生活有机的融合,既能看到生活的影子,又拉开一定的审美距离,是看得见够不着的美的创造,这或许就是艺术创作的至高境界。

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办公室主办  北京市西城区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  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各相关部门协办  ICP备案序号:京ICP备19014909号-1    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:100032 Email : admin@bjxch.gov.cn